王二是小说家王小波作品中的人物,而在郭凯读大学的年月,正是王小波的小说风靡之时。所以,当郭凯想要为他的经济随笔的主人公起个名字时,王二便成了最自然的选择。在这本《王二的经济学故事》中,郭凯将王二的邻家形象拓展到经济学的方方面面,在货币政策、汇率政策、房价博弈等等经济热点的讨论中,前半部分是王二的故事,后部分才是经济学的分析。

郭凯北大毕业,后游学哈佛,然后就职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,专业方向为国际金融和中国经济,专注于中国和新兴市场国家问题。这条道路是不少海外华人经济学者的道路之一,他们的出路最终也大同小异,继续步入专业分工领域,融入学界主流,或许就此便与与中文世界关系渐行渐远。但郭凯始终不间断中文专栏写作,用学者的眼光为大众剖析经济现象。国内读者对他印象多源于“经济学博客”以及上那本《一沙一世界》;《王二的经济学故事》延续了这种写作路径和风格。

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,王二在郭凯的专栏里的角色有时种地、卖粮食、打工、买房、有时甚至可以是小白领,几乎囊括了诸多当下中国的无处不在又瞬息万变的社会生活。按照郭凯最常见的叙述,“王二是个普通老百姓,最普通的那种。每天早晨出门,王二在家门口的早点铺买一杯豆浆,三个包子;中午在单位的食堂里一菜一汤加上点主食;晚上王二下班路过菜场会买点肉啊、菜啊、鱼啊,回家做晚饭。周末王二会和一家人去逛逛街,有时候在外边下顿馆子,时不时还会买点书啊碟啊回家看。”

也就是这样的王二,也会遭遇各种看似和他距离甚远的经济学问题。每年夏天,瓜熟蒂落之后,王二就会进城卖瓜。他的瓜又大又甜,但价格一直都是6毛8分一斤,一分不多,一分不少。据说这是为了他和顾客都觉得稳定,结果王二有了不少难言之隐,天气变化、市场变动都可能使得他的生意变黄,甚至遭人白眼。譬如王二瓜摊边上影碟店的梅老板还有书店的欧老板,过去梅、欧两位也经常会进点西瓜放在店门口卖,但现在有了王二,他们的卖瓜副业就进行不下去了,他们经常从王二那里买瓜,照顾王二的生意,但王二却很少从他们这里买碟买书,照顾他们的生意。

王二的苦涩与梅、欧两位老板的不快似曾相识,这个故事似乎在国际汇率战每每上演。郭凯笔锋一转,表示“中国当然不是王二,人民币的汇率也不是西瓜的价钱,美欧显然也不是梅欧两位老板”,但是“这个世界上有些基本的经济学道理是相通的”。

道理是什么呢?郭凯认为,中国完全有权利选择把人民币汇率定在6块8毛2换1美元,但中美汇率稳定了,别的东西就很难稳定;“这个世界上充满了各种无法预见无法控制的东西。在这样的世界里,死死地盯住一个价格不放,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而言带来的未必是稳定,反而可能会是放大各种冲击。浮动汇率并不是弗里德曼心目中那样的万灵药,但缺乏足够灵活性的汇率恐怕更不是稳定的基石。”

在郭凯眼里,透过“王二”这么个虚构人物把时而平淡、时而光怪陆离的生活故事,把中国经济的重大问题信手拈来,将原本枯涩的经济学原理活灵活现地呈现给读者,是他把经济学模型文字化的一种尝试。事实上,这样的写作方式在国外经济学已是惯例,很多大师著述,往往都从一个小人物的小故事开始。他们常用的名字是“鲁滨逊”,灵感来自英国古典作家笛福的《鲁滨逊漂流记》。从中铺展开鲁滨逊是否在一座孤岛上?是否一个人?是否需要交换?是否需要分配?如何交易价格才算合理的等等问题。伴随着鲁滨逊的故事敷衍,经济学原理也徐徐展开。如今,中文经济学世界有了“王二”,希望还有足多的这类虚拟人物比肩海外的“鲁滨逊”。

伴随着中国经济过去三十年的高速增长,经济学逐渐成为显学,然而似乎始终离庙堂更近,离大众日远,甚至使得“经济学家”在某些时候在民间不乏负面意义的指向,屡屡遭遇“为谁代言”的拷问。比起身份的鸿沟,观念的鸿沟或许更为隐蔽,也更为危险。在大众与专业日趋分裂之际,始终需要有人抚平某些不必要的对立,解析经济学常识与日常现象看似矛盾背后的统一——这正是普及经济学常识的意义所在,这既是学者的社会责任,也是现代人应有的知识储备。

无论对于“中国奇迹”如何演绎,这样巨大变迁背后决离不开无数个“王二”的努力。正如郭凯所言,王二是个大历史中的小人物,当自有其重量与尊严,“在经济学里,王二这样的一个人用术语说就是‘代表性主体’,整个经济就是由无数像王二这样的‘代表性主体’组成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